ag糖果碰碰乐
服務電話
經濟案例

工程施工合同中發包方對合同是否享有隨意解除

發布時間:2015-05-07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規定,“本章沒有規定的,使用承攬合同的有關規定。”第二百六十八條規,“定作人可以隨時解除承攬合同,造成承攬人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根據該規定,并不能直接得出“發包人可隨時解除施工合同”的結論。
1、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適用的法律包括《合同法》、《建筑法》、《解釋》等。從效力等級來看,三者屬于同層級法律等級,但《建筑法》較《合同法》來說,屬于特別法,人民法院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應優先適用《建筑法》。
《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規定,“其他法律對合同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建筑法》第十五條條第二款規定:“發包單位和承包單位應當全面履行合同約定的義務。不按照合同約定履行義務的,依法承擔違約責任”。《解釋》第八條規定:“承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發包人請求解除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應予支持:(一)明確表示或者以行為表明不履行合同主要義務的;(二)合同約定的期限內沒有完工,且在發包人催告的合理期限內仍未完工的;(三)已經完成的建設工程質量不合格,并拒絕修復的;(四)將承包的建設工程非法轉包、違法分包的。”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建筑法》明確規定,發包方無隨意解除合同的權利,無論是發包方還是承包方,均應按合同約定全面履行己方義務,否則應承擔違約責任。《建筑法》的上述規定與《合同法》第二百六十八條相比較,不同之處在于,后者不僅允許定作人隨時解除合同,而且定作人僅需賠償承攬人的損失,若無損失,定作人無需承擔違約責任;前者要求發、承包雙方均應嚴格履約,違約(當然包括擅自解除合同之情形)者須承擔違約責任,包括支付違約金和賠償損失。根據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原則,人民法院應使用《建筑法》第十五條之規定,結合《解釋》內容,發包人行使單方解除權的前提條件應為承包人具有《解釋》第八條規定的情形,而非發包人對合同具有隨時解除權。
2、從《合同法》將承攬合同與建設工程合同分別作為不同章節進行規定可以看出,建設工程合同源于承攬合同又與傳統承攬合同有著明顯的區別。
法律賦予定作人隨時解除合同的權利,是基于對定作人的保護---在通常情況下,承攬合同的標的較小,涉及面也小,承攬人可同時履行多個承攬合同,解除其中的某個合同對承攬人造成的影響不大。《合同法》賦予定作人隨時解除合同的權利,但應賠償承攬人由此而造成的損失。但建設工程合同并不能照搬承攬合同,不能簡單理解為發包人享有定作人隨意解除合同的權利。
首先,建設工程合同的標的物是建設工程項目,遠非一般或傳統意義上的普通定作物可比。后者一般而言,投資不大、涉及面小;而前者投資巨大,建設周期長,歷經勘察、設計和施工三個階段,且涉及面十分廣泛,事關國計民生。發包人一旦解除合同,不僅對承包人造成較大影響,而且還會對于承包人形成合同關系的第三方單位和個人造成一系列負面影響,甚至危及社會穩定,后果嚴重。從立法出發點的角度而言,建設工程合同的發包人不能象承攬合同的定作人那樣可隨時解除合同。
其次,從法律上來分析,發包人也不能享有隨時解除合同的權利。《建筑法》是專門為規范建筑活動而制定的法律,為特殊法,按照特殊法應予優先適用的原則,人民法院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時,應當優先適用《建筑法》的有關規定。而一審法院判決書通篇并未引用《建筑法》任何法條,僅適用《合同法》,法律適用明顯錯誤。
再者,從后果來看,若允許發包人隨時解除合同,實際上已賦予其重新挑選甚至不斷地更換承包人的權利,無異于宣布建設工程招標投標等法律制度作廢,《建筑法》、《解釋》等法律形同虛設;發包人享有隨時解除合同的權利,承包人權益無法保障,這也與法律的嚴肅性背道而馳。
上一篇:工程竣工備案義務應依約履行
下一篇:2014年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經典案例:限購訴訟
ag糖果碰碰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