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糖果碰碰乐
服務電話
刑事案例

我所李乾、梁輝律師成功辯護一起重大搶劫案

發布時間:2017-05-08

李乾、梁輝律師
案情簡介:
        2016年4月初,被告人張某與其他五人,經事先預謀去“端網絡詐騙窩子、黑吃他們、弄點錢”,由其中一人以冒充應聘的方式事先踩點,于當時晚上,以敲門方式進行被害人房間,同案犯之一穿著綜治隊員藍色短袖服、另一被告人穿著綜治隊員黑色長袖服喊“我們是警察,抱頭蹲到”,要求房屋內的人員把身份證和身上的東西拿出來,后六人對該房屋內的人員采取約束帶捆手、歐打方式,迫使室內的人拿錢,取走被害人銀行卡上錢款以及拿走現場現金、手機、電腦等物品,后各自進行了分贓離去。被害人報警后,六人相繼被公安機關抓獲。
公安機關偵查終結后,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檢察機關以被告人構成冒充警察搶劫情形提起公訴。
審理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采納了辯護律師關于張某不構成冒充軍警人員搶劫的情形的辯護意見,判決被告人張某3年6個月;宣判后,檢察院以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未認定被告人冒充警察實施搶劫,致量刑畸輕為由提起抗訴。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采用以庭審為中心的庭審實質化審判方式,公開、全案進行了審判,最終,以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等作出裁定,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律師二審辯護意見(簡要):
        2016年4月,四川匯圣律師事務所接受張某家屬的委托,并指派李乾、梁輝二位律師擔任張某涉嫌冒充警察搶劫罪一案的辯護人。經過一審及二審中證據的出示、質證,以及辯護人查閱案件卷宗及會見被告人了解的案情,現簡要提出以下幾點辯護意見,請合議庭予以考慮。
        一、本案屬于一般搶劫犯罪,不具備加重情節
        1、本案被告中,所有被告均沒有配帶專業警用標示和警用設備,如警銜、警號、手槍、手銬等,過程中也未按真正警察一樣出示警察證件。另外,本案被告中沒有全部身著統一制式“警服”,只有其中兩人穿著所謂的“警服”,且服裝制式、季度、顏色均不統一,其余4人更是各自身著休閑裝、運動裝,手持棒球棒等。
        2、本案所著綜治隊員服,因無專業機構進行相似度鑒定,故不能直接認定為警服,進而認定為冒充警察,所以本案不能適用《刑法》263條的加重情節進行處罰。
        二、被告人張某具有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
        1、被告案發時剛剛成年,系初犯、偶犯;
        2、被告犯罪主觀惡性小,系為了一時講義氣,中途受邀約,臨時參與本案;
        3、本案被告人犯罪初衷是敲詐勒索,只是在過程中因其他部分被告的行為才轉化為搶劫,且本案未造成被害人經濟損失和人身傷害;
        4、被告到案后如實交待罪行,認罪態度好,積極退贓;
        5、被告在本案中處于受支配地位,系從犯。具體表現為(略)
綜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本案被告在犯罪時,雖然言語上有冒充警察之嫌,但是以普通人的辨識能力能夠輕易識破其假警察身份,且本案被害人是基于暴力、脅迫而交出錢財的。其冒充行為因演技拙劣、破綻百出,被被害人識破,故其冒充行為明顯沒有達到應有的程度和效果,社會危害性與一般搶劫無異,故不能認定為冒充軍警人員搶劫。所以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應予維持。
 

上一篇:投保人未在投保單上簽字,發生交通事故,保險
下一篇:我所梁輝律師成功辯護一起開設賭場罪案
ag糖果碰碰乐